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本报评论:日本国会议员为什么开会不戴口罩?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3/3/2020 2:27:33 PM
 

 

2月25日,日本政府终于出台国民大众翘首以盼的《应对新冠肺炎病毒疫情的基本方针》。这其中,有一条内容,就是号召民众外出要佩戴口罩,特别要注意咳嗽礼貌。近日,记者在东京国立博物馆采访的时候,被工作人员在后面紧追。他拿着一张纸,上面用中文写着“请带口罩,并请使用消毒液”。在乘坐JR东海道新干线列车前往福冈的路上,记者看到车厢内的LED灯牌滚动显示这一提醒,乘务员也在通过车厢广播提醒大家要戴口罩。到长崎市后,记者打车前往县政府,看见司机也戴着口罩,只不过是挂在下巴的地方,显然是迫于规定不得不戴,真正戴后又觉得不舒服,只得这样应付性的戴着。

日本政府表示,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到底会迅速扩散还是趋于平息,今后的一、两星期是关键时刻。不得不说,这个关键词带动了日本民众的节奏,该减少外出的减少外出,该在家办公就在家办公。至于口罩,从记者的观察来看,不戴口罩的人应当属于绝对性少数。

但是,人们很快发现,号召上下一心,两个星期一决胜负的日本政府却没有参与到个人防疫措施中。在2020年预算案的国会审议会上,大多数议员都没有带口罩。是国会有这样的规定吗?并不是,日本国会只规定了议员在开会期间不能戴帽子和围巾,没有规定不让戴口罩。

在新冠肺炎病毒疫情期间,无症状的患者也可能传染疾病,戴口罩既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保护他人。如果国会中出现了集体感染,谁又来为整个社会策划防疫工作呢?当然,也有人认为,戴上口罩工作就像把个人安危至于工作之上,有了退却和恐惧之意。比如,日本前首相、东京奥运会组委会会长森喜朗就曾对媒体表示,“我将坚持不戴口罩,直到最后奥运会举办。”这里有日本政治家骨子里的倔强,勇气令人佩服却无益于疫情的防控。

 

 

在充满着森喜朗一般倔强的“前辈”议员的国会里,“后辈”议员们谁又敢光明正大地戴口罩呢!一位议员表示,在“前辈”议员面前不好戴口罩。还有议员认为戴口罩是没有礼貌,因此官僚、议员即使在这样的非常时期也坚持不戴口罩。这或许就是日本社会中的“同调压力”,即一种迫使少数服从多数的无声压力。作为东亚国家的人,大家当然也很容易理解——尽管这在很多时候并没有正面的作用。

一位国会议员还说,“在此之前,我曾经戴了口罩,但被其他人一脸嫌弃鄙视的样子劝退了,最后不得不摘下口罩。”

记得神户大学岩田健太郎教授在“吹哨”视频中曾经提到,“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医务人员有种既然上来就做好了会被感染的准备,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没有戴口罩就上“战场”了。大概在国会当中,许多议员先生也已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还有议员认为国会就是参政、议政的场所,戴上口罩会妨正。即使这是科学的防疫措施,也会体现出自己的懦弱。

众所周知,此前,已经有7名日本厚生劳动省、内阁官房以及检疫职员因“钻石公主号”邮轮的工作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日本厚生劳动省曾经表示,从邮轮上下来的职员无需病毒检查,可以直接返回职场工作。当然,此后因为各界猛烈的批评,厚生劳动省不得不做了相应的修改。

这不禁让人想起那部电影——《最后的武士》。日本武士认为使用西洋火枪是一种侮辱,有损荣誉,宁死不用火枪。冥顽不灵却有着独特的魅力。所以说,这背后,有着日本人在文化中的倔强和荣誉感,也有着“同调压力”的影响。

最后,有必要明确表示,在传染病面前,可以不顾自身安危,但应该考虑他人安危。因此,戴口罩的科学防疫是正确的。这些日本国会议员不应该“试行错误”。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