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蒋谈廿四史(50):刘邦三个亲随侍卫的后代下场很惨
——读《史记》卷九十八《傅靳蒯成列传》随笔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6/24/2020 5:38:45 PM
 

 

司马迁在写作《史记》的时候,特别是在给人物列传的各卷命名的时候,经常不按理出牌。比如,这一卷的名字,就是以人物的姓和封爵合成而来的。在这里,傅,指的是傅宽;靳,指的是靳歙;蒯成,则是指蒯成侯周緤。有人可能把这看作是司马迁的“史学创新”,我则将其看作是司马迁的“写作任性”。

说起来,傅宽、靳歙、周緤这三个人都是汉高祖刘邦的亲随侍卫,属于“8341部队”序列的。但是,读他们的传记,感到的是平庸平凡,没有那种惊心动魄,充其量算得上是二流人物。不过,再看看他们的起家与发迹,就会明白司马迁为什么要给他们立传了。

先看傅宽,他是以魏国五大夫爵位的骑将军官身份跟随沛公刘邦的,曾经做过家臣,起事于横阳。傅宽跟着刘邦进攻安阳、杠里,在开封攻打秦将赵贲的军队,以及在曲遇、阳武击溃秦将杨熊的军队,曾斩获敌人十二首级,刘邦因此赐给他卿的爵位。后来,他一直跟着刘邦,最后得到“阳陵侯”的爵位。

接着看靳歙,是以侍从官员——“中涓”的身份跟随沛公刘邦的。他的功绩不仅在于跟随着刘邦出生入死地打仗,更在于跟随汉王刘邦到陈县,逮捕了图谋不轨的楚王韩信,刘邦事后把表示凭证的“符”分成两半,交给靳歙一半,表达自己的信用。接着,刘邦封他为“信武侯”,让他的爵位世代相传。

再看周緤,他与刘邦是老乡,起事后曾任刘邦的警卫。作战,肯定是有胜有败的。而周緤是作战后不论胜败,都紧紧跟着刘邦,从来没有背离过他。当已经成为汉高祖的刘邦要亲自攻打陈豨的时候,周緤流着泪劝阻说:“从前,秦王攻取天下的时候,都不曾亲自出征;现在,您经常亲自出征,难道是因为没有可以派遣的人了吗?”刘邦听后认为周緤是由衷地爱护自己,破例恩准他进入殿门不必碎步快走,杀了人也可以不定死罪。

梳理过后,可以看到傅宽、靳歙、周緤这三个人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战功,但在“尽忠尽职”方面应该是做的非常出色。我在此前曾经写过,“忠诚”,始终是司马迁衡量一个历史人物的尺度之一。当然,司马迁对于担任过丞相的人都可以一笔带过,而对于这样二流的侍卫却另着笔墨,也显示出他个人急于向当时在位的汉武帝表示“忠诚”的心意。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傅宽、靳歙、周緤三个人都获得了封高爵、享厚禄的待遇,但是他们的后代都走上了因为犯法而被“国除”的道路。这里面突出了一个即使到今天也存在的“家风建设”的问题。先辈为爵,后辈的生活圈、交往圈、娱乐圈自然都与常人不同。如果早早教育并约束他们在私底下、无人时、细微处做到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始终不放纵、不越轨、不逾矩,大概也就能够续享余泽。当然,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是不多的。至少,司马迁把这个问题警示了出来。(2020年5月25日写于东京“乐丰斋”)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