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蒋谈廿四史(52):委屈求全与勇于赴死都是人生选项
——读《史记》卷一百《季布栾布列传》随笔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6/26/2020 4:45:53 PM
 

司马迁本人曾经面临过死的抉择。结果,他是选择了宁可接受宫刑,也不接受死刑。或许是因为这样,司马迁在《史记》中人物列传中常常情不自禁地关注、评论“死”的问题。《史记》卷一百《季布栾布列传》是一个合传,季布不肯轻死,委屈求全,因此得名;栾布勇于赴死,因此显名。两人路径不同,效果相同,堪有一比。

季布是楚人,犹如风雪般玫瑰一样讲义气,名声显赫。后来,他站队加入项羽的阵营,多次困住汉王刘邦,让其颜面失尽。项羽败亡以后,汉高祖刘邦下令捕捉季布。为了能够活下来,匿身濮阳周氏家中的季布委屈求全,剃去头发,穿上褐衣,置身于一辆破旧得丝毫不引人注于的广柳车中,与家僮数十人卖给鲁朱家为奴,上演了一场出逃大剧。要知道,季布曾经是一位勇敢善战的英雄啊,这样乔装打扮地为生出逃,其心中不可能不感到奇耻大辱。司马迁把这种行为称为 “摧刚为柔”,他特意在《太史公自序》中说道:季布“能摧刚作柔,卒为列臣;栾公不劫于执而倍死。作《季布栾布列传》第四十。”

屈辱降临的时候能够承受,一个可能是对自己过错的反省,一个可能是对“初心”还有追求。正是因为季布在生死危亡的时候不惜忍辱为奴,才有了他后来折樊哙、谏文帝的历史篇章。当年忍受的委屈,在此刻似乎得到了全部的回报。这也可以说是司马迁本人的一种真实写照。

当然,也不能说司马迁就是支持苟且偷生的人生选择,他同样十分欣赏并且赞赏舍生取义英勇牺牲精神。在这卷里面中,他笔下的栾布哭彭越一事,就可以显示这方面的态度。汉高祖以“谋反罪”名杀彭越,然后明诏禁止收尸。栾布作为彭越的故友和昔日的下属,置死地而不顾,“奏事彭越头下,祠而哭之”,这充分表现了他在生死关头义不容辱的精神。

其实,司马迁在《史记》中屡屡写下这样的人物,比如挫折强秦的蔺相如、比如投身汨罗的屈原、比如自刎乌江的项羽等等。

司马迁在赞语中说季布“受辱而不羞,欲有所用其未足也”,“贤者诚重其死”,栾布“诚知所处,不自重其死”,谈的都是在人生的重要关头选择生死的问题,这就涉及一个人的生死观。司马迁认为:“知死必勇,非死者难也,处死者难。(《廉颇蔺相如列传》)”季布、栾布都在其生死关头,衡量客观形势,并根据自身的具体条件,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可谓“知死”,可谓“勇者”,可谓善“处死”,所以司马迁将他们两人合为一传,犹如高耸的双峰并峙,相互对照灿烂生辉,让人们在考虑生死观的时候不是非此即彼,一定是观照现实,并面对他们选择之后的事情。(2020年5月27日写于东京“乐丰斋”)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