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蒋谈廿四史(54):称赞直臣时不应忽视从谏的汉文帝
——读《史记》卷一百二《张释之冯唐列传》随笔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6/29/2020 9:11:51 AM
 

 

读司马迁的《史记》,心中时常会感到抑郁。用最朴素的话讲,就是看到“好人不得好报”的时候,内心总不会清静爽亮的。但是,读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二《张释之冯唐列传》,犹如一袭春风荡去雾霾,内心中好似重见一碧如洗的天空。

司马迁在这卷里面写了两位“直臣”。张释之,是汉文帝在位时候的“廷尉”,也就是最高执法官了。他自身守法不阿,敢于犯颜直谏。冯唐则是郎中署长,虽不是法官,却也是性情中人,敢于慷慨进言。

值得注意的是,张释之的犯颜直谏集中表现在“法”字上。在“朕即国家”的封建社会,最高统治者——皇帝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立法”行为,但很少有“守法”的自觉意识。因为法是因为他而可以随时改变或者变通的。但是,张释之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典型案例之一是:有一天,汉文帝出巡,“有一人从桥下走出,乘舆马惊”,结果当然是被警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捕起来,并交给张释之主管的廷尉部门处理。出人意料的是,张释之最后只对这个惊吓了皇帝的人给予罚款的处理。汉文帝十分不满地问张释之为何如此轻判,张释之表示这是按照大汉律法而做出的判决,“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于民也。”过了一会儿,汉文帝才表示认可,但估计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

典型案例之二,有人偷盗汉高祖庙神座前的玉环被抓了现行,汉文帝又交给廷尉衙门处罚。结果,偷盗者只被判处死刑。汉文帝仍然觉得判得太轻,认为应该满门抄斩。这个时候,张释之虽然做出了“免冠顿首谢罪”的动作,但仍然犯颜直谏地说,“法如是足也”。搞得最后汉文帝与薄太后进行商量,只能“乃许廷尉”。

这样看来,用法律来规范皇帝的行为意识,才是张释之与历史上其他“犯颜直谏”人不同的最大看点。

当年,我在背诵大宋玩主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时,记住了其中一句——“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如今,读司马迁笔下的冯唐时,先是痛感作为侍奉在汉文帝身旁的中郎署长冯唐的直率。当汉文帝表示自己如果有廉颇和李牧这样的名将,也就不会再惧怕匈奴时,冯唐非常不识相地说,“陛下虽得廉颇、李牧,弗能用也。”气得汉文帝大发雷霆,起身回宫。过了很长时间,汉文帝才把冯唐重新召回身边,说“你那不是对我的当众侮辱嘛。”冯唐老老实实地谢罪说,“我这个人不知道避讳。”

当汉文帝应对匈奴的时候,冯唐直接指出他在任用和使用官员上的问题点是“法太明,赏太轻,罚太重”,说出这些以后,冯唐连用两个“死罪,死罪”来掩饰自己的冒失。结果是汉文帝让冯唐拿着汉节去赦免受罚的官员。

当司马迁在称赞“直臣”的时候,我想说:如果没有“直臣”生存的政治生态,“直臣”是不可能存在的。因此,在这个时候,不应忽视“从谏如流”的汉文帝。(2020年5月29日写于东京“乐丰斋”)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