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蒋谈廿四史(82):《史记》给人的正能量是无法估量的
——读《史记》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随笔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7/27/2020 10:32:12 AM
 

 

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是一百三十卷《史记》的压轴之作、扛鼎之作,也可以看作是《史记》的“总跋”。当然,有的学者把它称为“是《史记》一书的总序”。

如今,我这个人,不喜欢争论,也不喜欢辩解。正因为这样,我写《史记》随笔时,没有关注那些学术性的考证,也不在意哪篇是真哪篇是假,更不会为“发现”某篇有他人插笔甚至改写的痕迹,而全盘否定司马迁。事实上,无论你发现了《史记》中什么样的“毛病”,都无法改变“司马迁与《史记》”是中国史学史上最大IP的历史地位。如果再说一句刻薄的话,那就是“老鹰可以飞得比鸡低,但鸡永远不能飞的比老鹰高。”如其去努力寻找司马迁的“错”,不如去多读司马迁的“文”。

应该说,对于《太史公自序》,我已经不是第一次阅读了。但是,正如阅读《红楼梦》一样,不同时期的阅读,不同年龄段的阅读,都会有不同的感受。我这次阅读的时候,正是儿孙缠绕的时候。这个期间,我要每个星期带我的长孙——晃晃,正因为此,我每天撰写一篇“读史随笔”的“作业计划”经常被打乱。带他一天下来,我有精疲力尽之感,甚至累得骨头缝都是痛的,也就无法完成“作业”了。或许因为这样的经历,这次重读《太史公自序》,特别是读到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拉着儿子的手哭泣着说“余先周室之太史也。……汝复为太史,则续吾祖矣。……余死,汝必为太史,为太史,无望吾所欲论著矣。……余为太史而弗论载,废天下之史文,余甚惧焉,汝其念哉!”的时候,读着司马迁“俯首流涕”向父亲保证“小子不敏,请悉论先人所次旧闻,弗敢缺”的时候,我自己也是一次又一次的落泪。我想,任何一个为人之父、为人之祖父者读到这一段,都会情不自禁的潸然落泪的。因为这里有一位父亲的嘱托、一位父亲的心愿、一位父亲未竟的事业、一位父亲的遗憾连连!

读《太史公自序》,更为感动的是司马迁不仅仅讲述了每一卷写作的动因与立意,更写出他在遇到人生最大挫折的时候,是如何用历史上在多难中诞生出来的作品激励自己——“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而论兵法;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对于这些典故,我不想一一诠释,更不想再把它逐句翻译成为白话文。我愿意和所有的读者一起,不仅仅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更在工作生活的闲暇时候,能够一次又一次吟诵这段千古名文!

《史记》,给予人的正能量,是无法估量的。

当我这部随笔结集出版的时候,我愿意把它作为礼物送给我的长孙——晃晃。(2020年6月26日写于东京“乐丰斋”)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