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日本华人拍卖行惊现台湾“白团”史料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7/30/2020 6:43:02 PM
 

一、从《蒋介石日记》说起

我内心中一直不能够理解,为什么一部《蒋介石日记》要收藏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所。不要跟我说什么胡佛研究所收藏了大量中国民国时代的资料,这并不能够成为其收藏的理由。

细看时代,这事发生在2015年民进党在岛内执政时期;细看人物,这事是蒋介石的孙媳蒋方智怡一手操办。当时,从民进党来说,积极推进“去蒋化”,让蒋介石离台湾越远越好;从孙媳妇来说,她大概预测到“去蒋化”绝对不会是拉倒几个铜像、石像就会结束的,将来可能有人会把爷爷从1915年到1972年写的日记也全部焚毁。如其等到“去蒋化”出现这样的结果,不如自己主动“去蒋化”,把《蒋介石日记》放到可供国际社会监管的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

这,或许是《蒋介石日记》远渡重洋的背景原因。这,是蒋介石的悲哀,是台湾的悲哀,也是中国的悲哀。

最近,一位到日本访学的中国学者告诉我,她曾去美国斯坦福大学看过《蒋介石日记》,清晰地记着蒋介石在1949年10月1日的日记里面写道“据报共匪已于10月1日在北平成立伪人民政府,毛泽东为主席,副主席六人,宋庆龄为其中之一,总理在天之灵必为之不安。国贼家逆其罪甚于共匪,痛心极矣!”接着,蒋介石又写道,“共匪伪政府之成立,是增加我宣传之力量甚大,彼匪倒行逆施之所为,行见其自毙之日不远矣,故余于此但存乐观而已。”

什么?面对新中国中央人民政府的成立,跑到小岛上的蒋介石“但存乐观”?他到底从那里来的这番底气?

或许,不久前我在位于日本神奈川县川崎市的沐博株式会社一场艺术品拍卖中看到的有关“白团”的资料可以揭示一些历史的真相。

 

二、有关“林飞”的种种资料

 “白团”,战后影响着台湾军事训练制度的军事顾问团,堪称一个神秘莫测的组织,一个尘封许久的名字。如果不是《蒋介石日记》的公开,它几乎要从世界历史上消失。或许正是因为虽然在《蒋介石日记》中屡屡有“日本军官”——“白团”的隐含记载,而缺少其他的旁证资料,眼前的这些资料意义更加不同寻常。

这场艺术品拍卖中展出了一批“林飞”的资料。林飞,是日本人山本茂男的化名,当时是日本陆军航空少校,“白团”第42位成员,前期编号510200,“白团”被缩编后,编号为531200。四处淘宝的“沐博”从山本茂男后人手中收集到这批资料,里面包括山本茂男的兵籍、履历书、护照、驾驶证、天皇授勋、台湾公司聘书、名片、体检票等各种身份证件,来自蒋经国、彭孟缉、刘仲荻、李立柏、蔡孟坚、周大业、梅沛等多位国民党重要人物的信函、还有蒋介石赠予“林飞教官”的签名照,部分台湾学员写给“林飞”的信件等。

林飞,不仅是“白团”83名日籍教官中的一位,他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特殊身份——蒋纬国的教官。在“沐博”收集到的资料中,就有一封蒋纬国写给林飞的亲笔信。这封信写于民国64年(即1975年)8月31日,抬头处写“山本吾师函丈”,落款为“授业蒋纬国”。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蒋”与“纬国”之间还有一个小字“制”。因为那一年4月蒋介石去世,蒋纬国在为父亲守制,而他的哥哥蒋经国刚刚接替父亲,成为曲缩在台湾的国民党中央主席。

从表面上看,蒋纬国在这个时候邀请林飞前往台湾是“观光叙旧”,而且“所有一切往返机票及食宿等费,统由我方负责”,但我实在怀疑背后还有其他目的。林飞最终是否动身呢?我没有史料可以说明。这些细节都有待继续探求。

 

三、“白团”的背后

我在《蒋丰看日本——说说日本十大侵华人物》(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6年8月第一版)中,曾写过一位“大难不死阻碍中国统一的投降将领——根本博”,就是“白团”的创始成员之一。我也因此阅读了一些日本有关“白团”的资料。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凯歌嘹亮、势如破竹。而此时隔海相望的日本,有一批旧军人在蠢蠢欲动。

这其中,有出身于熊本县的日本陆军少将富田直,它亮化名“白鸿亮”,伪装出海钓鱼,成功逃脱了美国盟军的管控,由香港辗转来到台湾,从此开始了长达20年的“军事顾问”工作。据说,“白团”之所以得名,原因有二,其一就是取富田直亮化名中的“白”姓,其二则是取了白对红,即用白团对抗红色政权之意。

这其中,还有曾经是日本侵略中国的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根本博。他是1949年6月26日“应邀”偷渡到台湾的。他也参加了“白团”。1971年的《文艺春秋》月刊,曾经刊发过小笠原清撰写的《救了蒋介石的日本将校团》,详细介绍了这些退役的日本旧军官如何有组织地“渡台”。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来看一看。

无论是富田直亮也好,还是根本博也罢,他们都不是个人行为。“白团”的背后,是战后被蒋介石宽大为怀“无罪释放”的冈村宁次的支持。在美国盟军控制之下,悄然于东京成立的“白团”,不能明目张胆的开展工作。1950年,在“白团”的主导下,圆山军官训练团成立。因盟军方面反对,不久即改以“实践学社”的名义继续展开工作。1952年至1963年,“白团”一共组织11期“党政军联合作战研究班”,学员均为国民党高级干部。1958年,海峡两岸战势紧张。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了对金门岛对炮战。史称“金门炮战”,台湾方面则称“八二三炮战”。这场以隔海炮击为主要战术的军事行动,以大陆方面宣布停止炮击告终,台湾方面则力称“成功守卫金马地区”,维持了台湾海峡的实际控制权。而这场“胜利”的背后,据说就有“白团”的作用。

受国际冷战局势的影响,1965年,“白团”大幅缩编,直到1968年彻底撤出台湾。“沐博”展出的这批资料中也有台湾军官用印着“实践学社用笺”抬头的信纸写给“林飞”的信函。

1969年2月1日,“白团”在东京解散。“团长”富田直亮则以“顾问”身份一直滞留台湾。十年后的7月,富田直亮在再次返回日本度假时,满怀着遗恨撒手人寰。按照他生前遗愿,骨灰一半放在日本,一半安置在台北的海明禅寺,颇有些“忠心耿耿”的意思。

曾供职于《朝日新闻》的时政评论员野岛刚在其自己的研究著作里将“白团”称为“最后的帝国军人”。或许,是当时的台湾,在“白团”里给了这些日军旧将一些尊严,一种出路。这样也就不能理解当年这些旧日的日本军官为什么愿意冒着封锁线,辗转来到敌对方的台湾为蒋介石服务了。

当然,仅凭“沐博”这些拍卖的资料,还不能深入揭示“白团”的内幕。据说,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将对《蒋介石日记》进行处理,在剔除与史料无关的那部分隐私内容后,将于2035年完全公开。我呢,也“但存乐观而已”!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