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蒋谈廿四史(118):汉武帝“罪己诏”彰显自我修复能力
——读《汉书》卷六《武帝纪》随笔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9/8/2020 11:47:07 AM
 

 

轻轻翻开班固《汉书》卷六《武帝纪》,一位如俊峰般高耸的伟人直面走来。在司马迁《史记》卷十二《孝武本纪》中,人们已经与他见过一面了,我还写下了一篇题为“汉武帝被方士忽悠一生最终未成仙”的随笔。如今,在这里再次与他相见,少了一些生疏,多了一份亲切。

其实,在我的少年时代,曾被强制性地背诵新中国开国领袖的诗词,那句“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让我记忆深刻,也因此一直对汉武帝没有高眼相看。成年后,多读了一点书,才知道领袖对一位历史人物也是随着不同的年龄以及不同的境遇有着不同的、甚至是截然相反的评价。正是这位开国领袖,在1957年6月13日与《人民日报》负责人谈话的时候,又这样说到:“汉武帝雄才大略,开拓刘邦的业绩,晚年自知奢侈、黩武、方士之弊,下了罪己诏,不失为鼎盛之世。”这次阅览《汉书·武帝纪》,读到班固在“赞曰”中所写“如武帝之雄才大略”,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开国领袖所说的汉武帝“雄才大略”,是来自于这位史学家的评价。

回头再看司马迁的《史记》,成书于汉武帝年间,由于他个人在汉武帝执柄期间身遭生命传承之根被阉割的酷刑,他尽管回到了“体制”内,他尽管可以重新握笔从文,他都无法从内心里高唱赞歌,让《孝武本纪》不可避免地掺杂了浓烈的个人感情色彩以及评价上的偏颇。这个时候,班固终于再也不肯抄袭司马迁了,他已经能够做到冷静地从“后世”看“前世”了,尽管他认为如果汉武帝能够“不改文景之恭俭”就会更好一些,但他还是第一个给汉武帝定位为“雄才大略”的中国史学家!这里面有其不凡的史识,更有其独特的史观。

汉武帝在位54年,在去世两年前颁发《罪己诏》,常常令人感到不可思议。通常来说,在位时间越长的皇帝,越是在感到行将收摊的时候,越是要给自己总结归纳出一些“理论”传给后人,越是要在这个时候给自己做一番“盖棺定论”式的总结。比如,明代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清代的“十全老人”乾隆皇帝,就都是如此。但汉武帝却有胆识、有勇气下“罪己诏”,反省自己重敛于民的苛政,反省自己迷信占卜的盲行,反省自己穷兵黩武的扩张,这不得不让人生发万千感慨。如今,即使让企业的“一把手”说一句“我错了”,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重要的是,汉武帝以此告诉他的传人:我不想规定你今后做什么,我想告诉你今后不要做什么。这就是一种政权的自我修复能力。

后世对汉武帝的评价众说纷纭,褒贬不一。这未必是一件坏的事情。每个人的观察角度不同、思维方法不同,得出的结论也就不同。还是鲁迅先生说得好“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2020年8月2日写于东京“乐丰斋”)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