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蒋谈廿四史(122):“壮好经书”的汉成帝并未兴国富强
——读《汉书》卷十《成帝纪》随笔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9/11/2020 6:47:10 PM
 

读班固《汉书》卷十《成帝纪》,在结尾部分的“赞”中,我看到了“湛于酒色”这样四个字。这是从《汉书》卷一《高帝纪》到卷九《元帝纪》的“赞”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评价。显然,班固把汉成帝看成是一位“酒色皇帝”。

专家的研究表明,一部《史记》,实际上是司马谈、司马迁父子共同完成。而一部《汉书》,实际上也是班彪、班固父子共同完成的。在中国史学史上,特别是“二十四史”的传承史上,其“数一数二”的《史记》和《汉书》,即第一部“通史”和第一部“断代史”,都是由父子一起完成的,本身就是一个闪烁的历史亮点,还散发着一种挺拔伟岸的父子温情。

有人说,《汉书·成帝纪》中的“赞”,是班固的父亲班彪写的,甚至这篇传记也可能是班彪写的。对于班固来说,抄袭司马迁都不愿意“公开透明”,抄袭或者说照搬自己父亲的文字以及评价,就更不在话下了。关键是,父子两位史学家都认同“湛于酒色”这个对汉成帝盖棺定论性的评价。

再回首从头至尾阅读《汉书·成帝纪》,能够感到的是文字的生涩,内容的枯燥,写到带“酒”的文字,只有两处,与司马迁《史记·商本纪》中商纣王的“酒池肉林”根本无法可比。写到带“色”的文字,也是不多,除了“编年体”般地记述了“立皇后许氏”、“皇后许氏废”、“立皇后赵氏”、“昭仪赵氏害后宫皇子”等,并没有过多的“艳事”。这是为了追求一种文字的简练与干净,还是表现一种“为尊者讳”的掩饰,我还真的说不清楚。班彪、班固父子这种“湛于酒色”的评价,在今天就有“标题党”之嫌了。

我到是从《汉书·成帝纪》中称他“壮好经书,宽博谨慎”,又想到《汉书·元帝纪》中称他父亲——汉元帝刘奭“壮大,柔仁好儒”。看起来,父子两个人都是喜爱读书的人。问题在于如此喜欢读书的皇帝,并没有能够带领西汉王朝进一步强盛起来,汉元帝是“牵制文义,优游不断,孝宣之业衰焉”;汉成帝则是“赵氏乱内,外朝擅家”,以至于给王莽篡政铺平了道路。

有这样一种说法:“一个不作为的皇帝,比一个有作为的皇帝好。”因为一个“不作为”的皇帝可以带来休养生息的发展环境,一个“有作为”的皇帝则会带来大兴土木的劳民伤财。甚至有这样的说法,“一个昏君比一个明君要好。”因为昏君一个人无论怎样的奢侈,全国民众还是养得起他的,而明君都是会带着“折腾”的,民众常常跟不上。对此,我明确的说:我不同意这两种说法。篇幅原因,不展开论述。但是,与饱读诗书的汉元帝、汉成帝相比,明代识字不多、读书不多的农民皇帝朱元璋更有作为。这,也是历史上一个不争的事实。(2020年8月6日写于东京“乐丰斋”)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