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蒋谈廿四史(124):西汉“垫底皇帝”死因不明的悲哀
——读《汉书》卷十二《平帝纪》随笔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9/14/2020 6:48:30 PM
 

司马迁《史记》里面,有12篇“本纪”,起于包含着中华民族始祖的“五帝本纪”,终于雄才大略的“孝武本纪”,读起来回肠荡气,气壮山河。班固《汉书》里面,也有12篇“本纪”,起于汉高祖刘邦的“高帝纪”,终于“平帝纪”,前者虽然是大汉王朝的开国皇帝,但因为司马迁在《史记》里面已经写过,班固基本上是“抄袭”,读起来有一种“复读”的感觉;后者则是西汉王朝的“垫底皇帝”。比较有利于记忆的只是一组数字:汉平帝是西汉王朝的第十四位皇帝,他去世的那一年也只有14岁。

宋代那位女词人李清照,面对项羽起笔落处,写下了“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神”点赞诗句。而西汉这位“垫底皇帝”,在我看来是“生为王莽股上的傀儡,死则原因不明为冤鬼”。

班固《汉书》卷十二《平帝纪》第一段叙述汉哀帝去世之际,写下了“贤即日自杀”。显然,董贤心里明白,与其遭人处死,不如自己了结。历史,冰凉起来,温度何止在零度以下。

接下去,班固在《汉书·平帝纪》第二段开头写下这样一句话,“帝年九岁,太皇太后临朝,大司马莽秉政,百官总己听于莽”。要点非常清楚,汉平帝是9岁即位,中国历史上小皇帝之一;他老妈还在后面“临朝”呵护,王莽则是专权揽政。这样的套路,接下去是什么,应该基本都清楚了。看完这句话,我就有了掩卷的想法。史书,读起来没有意思的时候,何必浪费时间!

不过,不能这样任性。还要看班固。他在《汉书·哀帝纪》里面并没有什么“有污”汉哀帝的记述,而是到《汉书·董贤传》里面才把汉哀帝与宠臣董贤同性恋的“断袖之癖”讲了出来。在《汉书·平帝纪》里面,班固依然是把汉平帝写的干干净净,而到《汉书·王莽传》里面,才写汉平帝怎样被玩弄于股掌之上。班固这种“伟光正”的写法,与司马迁截然不同。司马迁是得知皇帝的丑闻后要尽快高效曝光,班固是把掌握的皇帝丑闻尽量拖延低调写出。司马迁是走出监狱以后撰写《史记》的,好像从此再无顾忌;班固是谨慎用笔写好《汉书》后被迫走进并且死在监狱的,“政治正确”也没有能够让他免遭厄难。我都怀疑,总读这样的历史,人的心态会变得扭曲起来的。

班固在《汉书·平帝纪》结尾仅仅记载了汉平帝去世的地点和时间,其后的太皇太后诏令则说:“皇帝仁惠,无不顾哀。每疾一病,气辄上逆,害于言语,故来不及有遗诏。”也就是所谓的“病死说”。但是,颜师古在为《汉书·平帝纪》所作的注里面收录了汉代人的另一种说法:汉平帝逐渐长大,因为母亲卫姬的缘故,对王莽产生不满;王莽知道自己与汉平帝的关系恶化,就趁腊日向汉平帝进献椒酒的时候,在椒酒中悄然下毒,导致汉平帝中毒害病而死。也就是所谓的“毒死说”。

末代皇帝,难有善终!最亲近的人可能就是最能够下毒手的人。(2020年8月8日写于东京“乐丰斋”)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