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侨报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后安倍时代中美日三边关系的发展动态
作者:田庆立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9/18/2020 4:33:17 PM
 

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肆意蔓延,加之中美关系不断恶化,作为世界三大经济体的美国、中国和日本的三边关系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发展态势,研判后安倍时代中美日三边关系博弈面临的新挑战、遭遇的新课题及把握的新机遇,不仅关乎中日两国的国家利益,而且对于实现印太一体化构想大有助益,进而对谋求全球层面的发展和稳定,也具有至关重要的战略价值。

第一,中美战略博弈激化背景下的日本国家战略定位。在中美两国关系恶化的时代背景下,日本处于相对优越的战略位置,可以左右逢源地从中美两国竞争中实现自身国家利益的最大化。从特朗普执政以来,安倍晋三首相的对美政策是通过与特朗普总统个人维持私人密切关系,为迎合特朗普商人式的议价风格,安倍首相逐年增加防卫预算以购买美国尖端武器的方式,从而满足美国军产复合体的利益诉求,减缓美国国内要求日本增加驻日美军军费的压力。与此同时,日本通过购买美方高精尖武器的手段将自身武装起来,进一步提升在印太地区与中国进行军备竞争的总体实力,进而有效地消解和对冲来自中国的军事竞争压力,应该说安倍首相在中美之间实施的是一种有效的“对冲战略”和“平衡战略”,可谓达到一石多鸟的多重战略目的。

第二,美国实施退群战略导致来自日本军事层面的风险攀升。自美国特朗普总统执政以来,美国退出一系列国际组织,在承担国际责任和提供国际公共产品方面趋向消极,具体体现在盟友策略方面,更多地基于直接的现实主义利害算计,这从美国从德国减少驻军,要求韩国和日本增加驻韩及驻日美军费用等方面体现出来。美国实施的这种殊于既往的联盟战略,将会极大程度地使日本决策者意识到,单纯依靠美国防卫日本的不可预测性逐步增强,进一步推动日本在军事和防务层面加大自主性和独立性,而这恰恰契合以安倍为首的保守派政治家“摆脱战后体制”的政治意愿,谋求日本国家走向更加自主和独立。正是由于日本对美国推行的联盟战略产生信任危机,变相地促动日本加速军事大国化进程,反而会给中国造成比以往更加严峻的军事压力和战略压力,并推动东北亚地区军备竞赛的步步升级,导致印太地区激变生乱,正是美国决策高层所乐见的局面,而这对于维持东北亚乃至全球层面的和平与稳定而言绝非福音。

    第三,后安倍时代日本外交面临的主要挑战。在新冠疫情晦暗不明的背景下,作为安倍继任者的菅义伟首相首要着力解决的是日本国内政治课题,如何有效控制疫情,尽早大规模开放国境,吸引世界范围内的游客赴日本旅游,从而有效提振日本的经济景气。与此同时,新冠疫情管控的成效是否显著,直接关乎明年东京奥运会能否顺利召开,这些问题一环紧扣一环,一招不慎后果不堪设想。从外交和防务层面而言,安倍首相执政期间在平衡中美日三边关系方面获益良多,面对中美两大国的竞争,日本惟有理性而客观地谨慎从事,才更加符合本国国家利益。由此,菅义伟在竞选自民党总裁期间明确提出反对“亚洲版北约”构想,业已反映出日本既不想无端地开罪中国,同时也会积极致力于深化日美同盟的政策惯性。至于安倍首相给后任留下的试图加强日本防卫实质性地从“防御型”向“进攻型”转变的艰巨课题,恐怕很难完成,一方面是装备进攻型武器耗资甚巨,与日本国民期待将有效的财政资源投入民生福祉南辕北辙;另一方面日本果真在“进攻型”战略上迈出的步伐太大,势必引起亚洲周边邻国的高度警惕,从而导致自身走向孤立。(本文作者系天津外国语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教授、《日本新华侨报》专栏作者)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