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述评】日本软银愿景基金为何再次押宝中国市场?
作者:王雪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16/2021 12:20:58 AM
 

据日本软银集团2月8日发布的2020年财报,截至12月31日的第三财季,“愿景基金”部门投资收益实现净利润1.35万亿日元(约合831亿人民元),同比不仅扭亏为盈,而且暴涨210%,创有史以来最好纪录。这一次“愿景基金”的“峰回路转”,终于让作为“愿景基金”背后“操盘手”的孙正义长舒一口气。同时作为软银集团会长兼社长,孙正义也乘“破竹之势”,把“愿景2号基金”的投资对象,从2020年9月底的13家增至目前的39家,恨不得“一口吃成个胖子”。

日本软银集团的“愿景基金”自2017年创立以来,外界的质疑声就不绝于耳。共享经济新秀“Uber”的“流血上市”打开了“愿景基金”投资失利的阀门;此后的共享办公空间“WeWork”更是屡遭“滑铁卢”;再加上为“愿景基金”贡献近三分之二的资金,两大外部投资者——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PIF)与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Mubadala)均表达了对“愿景基金”的强烈不满,认为“愿景基金”在投资新创科技公司时给出的估值过高,甚至放话:“愿景基金是一级市场最大泡沫”。可见,这位曾经一掷千金“捧红”“阿里巴巴”的投资大佬孙正义,“人设”几乎崩塌的同时,也一度跟着自发资金创办的“愿景基金”撞得“头破血流”,险些“走麦城”。

终于,“天无绝人之路”,“愿景基金”也算“因祸得福”。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各国央行调低了银行利率,活跃的投资市场瞄准了高风险高收益的科技公司,下重注推动了其股价的大涨。与此同时,随着全球股市的快速修复和反弹,“愿景基金”持有的餐饮外卖、电子商务、生命科学、二手车平台等领域的公司,重新成为“香饽饽”。“愿景基金”终于“拨开云日见曙光”,实现了扭亏为盈。

在新冠肺炎疫情初期,由疫情引发的市场恐慌,投资者的大量抛售殃及了软银集团和多家“愿景基金”持股的公司。在2020年“饱经风霜”的4月,孙正义“忍痛割爱”出售了市场流动性最好的“阿里巴巴”以用来“回血”,

舍弃这棵“摇钱树”实属无奈之举,也成为了孙正义的一个“心病”。在美国投资市场没有拿到让人满意成绩的“愿景1号基金”,这次“卷土重来”,再加持“愿景2号基金”押宝中国市场,率先拿下“贝壳找房”、在线教育的“掌门教育”和“豌豆思维”、健身App“Keep”、“滴滴出行自动驾驶”、药物研发的“晶泰科技”,似乎对成就第二个“阿里巴巴”势在必得。

这一次孙正义似乎想用一套“组合拳”打破“愿景1号基金”中“广播体操”的范式,但仔细一看还是万变不离其宗,采用广撒网多领域下注,生怕有“漏网之鱼”。但在中国这片市场上,还拿千禧之年那套抄底“阿里巴巴”,“捞一把就走”、“钱生钱”的思维恐怕时过境迁。这20年来中国日新月异的变化让其遍地“黄金”。因为中国拥有超大规模的市场、完整的产业配套能力、充足的人才资源和良好的基础设施等优势,所以并不缺买定离手的投机者。然而,随着中国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真正能受益的外国企业,绝不是贪图短期利益的玩家,而是能填补“中国供给侧改革需求”,能以“中国规划”、“中国速度”适应“新常态”的“黑马”。

“阿里巴巴”目标是让“天下的中小企业没有难做的生意”,也敢于“冒天下之大韪”,紧跟了当时中国电子商务迫切前进的步伐,也顺应了20多年来互联网发展的需求,所以才有了今天一席的“江湖地位”。对比再看,不管是日本的“愿景1号基金”还是“愿景2号基金”,其下注的中国新创公司的产业,既不在中国“十四五”规划重点项目之列,也没有起到对传统行业赋能和倒逼的作用。其结果无非是资本的一场狂欢或竹篮打水一场空。日本软银集团应该意识到,老办法抓不住新机会,“新瓶还得装新酒”,实地“排雷式”的考察,找到可以真正促进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转型升级的“千里马”,才是上上策。(本文作者系日本高崎经济大学讲师)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