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本报评论】“孤独大臣”能否真正救日本于孤独深渊之中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3/9/2021 7:32:48 PM
 

近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公开表态,在内阁官房专设“孤独•孤立对策担当室”,并指定“一亿总活跃担当大臣•少子化担当大臣”坂本哲志同时兼任“孤独•孤立大臣”。虽然“孤独大臣”并非世界独一份,英国早在2018年起即设立了相应职位,但这并不影响它成为习惯为特定课题设置“大臣”专职的日本内阁又一新的创举。日本这一制度设计是噱头多,还是干货多,会止于当下,还是能着眼长远,都有不少的看点。那么,它能拯救“日式孤独”吗?

首先,由坂本哲志大臣兼任具有一定深层次含义。总体看,无论是“一亿总活跃”(即推动国民全体实现发展),还是“少子化”,都是近年来长期困扰日本的社会难题。孤独•孤立并非日本近年才出现的新课题,其背后的因素方方面面,既与不断严重化的“少子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又事关日本实现“一亿总活跃”目标,可以说与这两个既存课题无法分割。不是新设大臣,而由坂本大臣身兼3职,也体现了日本在面对孤独课题时,保持着对当前社会问题的总体判断和整体思路,或有利于其在行政方面做出更多统筹,形成合力。

其次,固有社会文化或成为日本根除孤独问题的绊脚石。日本决定设立“孤独•孤立大臣”,与女性面临的生存困境有着直接关系。日本时隔11年自杀率再度增加,2020年自杀人数甚至超过新冠疫情死亡人数,其中引人关注的是因孤单、无助而选择死亡的女性人数的激增。其背后的深度原因,是因为传统固化的男权主义和女性的从属地位,导致女性一方面在就业、经济收入方面存在突出瓶颈,且疫情使之雪上加霜,另一方面在社会各个层面缺乏足够力度的精神援助和制度保护。增设专职大臣固然能带动社会对“孤独死”特别是女性所面临困境的关注,但如果无法从根源入手,恐怕再有力的大臣到最后也只能孤独地作战。联系到近日日本东京奥运会组委会前主席森喜朗因发表歧视女性言论而“下岗”的事,人们情不自禁地要问,连政府的要员都难祛这样的思想,扶助女性又从何谈起呢?

最后,日本政府能否拿出实招才是关键。为了解决孤独群体的精神困扰,日本厚生劳动省也设立了各种心理健康热线、未成年人在线交流机制、社交媒体对话窗口等等。专门应对该类问题的民间咨询机构也不在少数,以及涉及法律、金融相关问题的咨询窗口。诚然,这些的确能够为陷入心理困境的人群提供一定的倾诉、疏通渠道,但也应看到,日本社会的孤独感在很多个体身上往往来得很具体、很实际,人际关系、经济负担、就业环境、家庭压力等等。对于日本而言,“脱孤独”恐怕还要避免治标不治本,需要拿出更多触及根本的措施才行。

和其他社会课题一样,日本不会轻易地摆脱孤独、孤立,单凭一个“孤独•孤立大臣”也不可能力挽狂澜。要走出这片阴影,日本需要有力的组合拳。当然,日本的“孤独•孤立大臣”能够贡献几何,也值得其他国家借鉴参考。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