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精游日本】细看千年浮沉中尊寺的巍峨金色堂
作者:《日本新华侨报》总主笔 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3/30/2021 12:30:40 PM
 

平泉,日本东北的小城,似曾相识的名字。在中国的东北部,也有一座被称为契丹祖源的小城,名叫平泉。这是巧合吗?

2021年3月25日,我赴福岛采访东京2020奥运圣火传递启动仪式。其后,我乘坐新干线列车前往岩手县一关市,开始了平泉之旅。历史上的辉煌,无可复制。平泉,曾经仅次于京都的第二大城市,正如今天大阪之于东京的存在。曾经的平泉,物阜民丰、伽蓝林立,如今,却是蛛网编结,苔侵旧阶。沿月见坂参道一路攀升,两侧三百多年树龄的古杉苍郁肃萧,为这朝古探幽之旅突增感怀之情,刹那间,就懂了日本江户时代俳句大师松尾芭蕉当时的心情。

此行的第一站,是拥有金色堂的中尊寺。意大利那位旅行家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里说,“在中国更东方的海岛,有一座黄金建造的宫殿。”2011年,全世界的目光再一次齐聚这个海岛之上的“黄金宫殿”,包括中尊寺、毛越寺在内的5处遗存被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

公元850年,比叡山延历寺慈觉大师在关山开山建寺,即为中尊寺的肇始。此后的中尊寺,在史书上忽略为一段空白,直到藤原清衡的出现。出身于日本东北贵族之家的藤原清衡,在经历了前九年后三年乱战之后,掌握了从白河关到津轻半岛外浜之间被称为陆奥国的这片区域的实际管控权。

藤原清衡应该得意,他有资本得意。更何况,这片土地上,还有日本全境唯一的黄金矿区。在今天的平泉及其周边地区,山坡之上依然清晰可见如同蚁穴般的洞窟,那是当年“淘金者”开掘的黄金矿洞。

平泉出黄金的传说,早在奈良时代,就已为世人所知。日本历史第一粒金砂,就是不远处的河流中被发现的。随后的几个世纪,附近相继发现多处金矿。

地处低山丘陵包围之中,又有水资源丰沛的北上川依城而过,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让平定东北的藤原清衡迅速就放弃了江刺,将政治和经济的中心迁往平泉。躺在粮米仓和聚宝盆上,藤原清衡还是轻松不起来。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两鬓苍苍、年过半百。他担心自己时日不多,他明白连年征战、杀戮无数,眼前的每一寸土地之下,都是孤魂枯骨。

从京都传来的天台宗,适时的慰藉了藤原清衡的不安。藤原清衡不惜财力,大修伽蓝,广聚僧俗,将平泉变成日本东北地区的黄金佛国,他祈祷,他的土地,他的子民,再不受战争之苦。而他的儿子藤原基衡和孙子藤原秀衡,也都将这一心愿继承。


图片来源中尊寺网站。

1105年,藤原清衡修建中尊寺,历经19年时间才得以完工。“三间四面桧皮葺堂一宇,左右廊二十二间”,记录着经由藤原清衡扩建后的中尊寺何等恢弘壮观。中尊寺内,藤原三代留下的建筑都已毁于十四世纪的战乱,幸运的是,金色堂及3000多件国宝或堪比国宝的文物得以幸免。

有五千三百卷之巨的《绀纸金银字交书一切经》,藤原清衡清清楚楚写进《中尊寺建立供养愿文》中的国宝。将金箔和银箔掺入胶水之中即为金泥、银泥,用以书写或绘画,这是奈良时代自中国传来的技法,只用于最高等级的场合。“一切经”,顾名思义,是说中尊寺集齐世间难得一见的经卷,足见其诚。

被列为国宝的《金光明最胜王经金字宝塔曼陀罗图》,是在绀色写经纸上,用金泥抄写的十卷《金光明最胜王经》。经文的排列按照佛塔的形状,缀以碧色山水和金色佛像,一卷为一幅图,十卷就是十幅图。经文中的一个字,差不多比寻常蚂蚁的头还小,却笔画清晰,意思明确。整套作品,构思精绝,创作神妙,蔚为大观。

当然,最辉煌最壮观的,还是金色堂。要看金色堂,就必须先进鞘堂。鞘堂这种独特的形式,是为了保护某个重要的建筑遗存不受日晒雨淋、风沙侵蚀,在原建筑物之外,再加构一层建筑。金色堂自建成之后的五十年起,就数次被加覆“鞘堂”,最近一次是1966年。


图片来源nippon.com。

金色堂的特殊之处,在于三座须弥座。这三尊须弥座錾饰繁复、用料考究、工艺精湛,美轮美奂。藤原清衡从京都请来的能工巧匠,用中国唐朝传来的螺钿技法,把南海采用的夜光螺,西域盛产的青金石,南洋的象牙和香木融汇一体,营造出阿弥陀经中所描绘的极乐净土——金色堂的须弥座。为了实现这样的心愿,世间美物珍品,无所不用其极。在这里,黄金真的成了“粪土”!

须弥座之上,是佛陀引领的梵天净土。三尊须弥座的规制近乎完全一致,主佛为阿弥陀佛,左右分别是势至、观音两位肋侍菩萨和增广、持国两位天王。不同的是,金色堂的阿弥陀佛身边共围拢了六位地藏菩萨(日本虽常见“六地藏”,但那是一列横向排开的六位地藏菩萨,并不以伴侍佛祖身边的形式出现)。“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菩萨,将拯救六道轮回中的众生于苦难之中。

金色堂的独特之处,还在于它肩负着墓葬的功能。须弥座之下,是藤原清衡、藤原基衡、藤原秀衡三人的灵柩和尸身,以及四代藤原泰衡的脑袋。至于为什么只有脑袋,容日后再谈。这样的墓葬方式,在日本,是罕有的。

意寓极乐净土的孔雀雕刻在须弥座四围,包裹着死者的灵柩。灵柩之中,大量的陪葬品,其中还有意喻着净土世界的莲花的果实——莲子。这些来自于1136年的莲子,再次置于水中,莲子居然萌发生根,开花结果。仿佛证明了,这些穿越千年的莲子,真的蕴藏无穷的神力,护佑着它们的主人,遍历劫波,均能化险为夷。

然而,君子之泽,三世而竭。藤原秀衡死的时候,叮嘱儿子藤原泰衡一定要善待寄居于此的源义经,请他做大将军、协理政务,有源义经在,就有可能对抗源赖朝的吞并。

偏偏这个傻儿子听信源赖朝的蛊惑,情愿拿源义经的命和三个亲兄弟的命去交换一份所谓的太平。这一意孤行的傻气,一如四百年后,丰臣秀吉的小老婆淀淀,心甘情愿拆了围墙向德川家康展示诚意。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源义经一死,源赖朝马上就把枪口对准藤原泰衡。藤原泰衡一边逃跑,一边不忘放火烧了陆奥国的“国会大厦”——柳之御所。忍无可忍的随从,干脆割下藤原泰衡的脑袋。轰轰烈烈、叱咤百年的日本“东北王朝”,就这样轰然倒塌。

五百年后,日本“俳圣”松尾芭蕉旅经此地,留下著名的俳句“五月的雨滴,落在金色堂之上,断壁残垣间”。平泉,这片土地曾有过胜似国都的辉煌,也有过战火纷飞的残破,经历了大地震的重创,也在震后顽强复兴。

兴衰莫问天,进退皆由人。松尾芭蕉过后又三百年,一位来自中国的晚生后学如是说。■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