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精游日本】在京都高台寺悼抚“天下人”之妻的遗憾
作者:《日本华侨报》总主笔 蒋丰  来源:日本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6/27/2021 9:41:49 AM
 

东山之下,鸭川之侧,有一处僻静幽美的所在——高台寺。日本民间,也称之为丰臣秀吉与宁宁之寺。

横亘在高台寺下,连通圆山公园、知恩院与二年坂之间的古雅小巷被称为“宁宁之道”。宁宁,丰臣秀吉的正妻,陪他白手起家打天下的糟糠之妻,生前被人尊称“北政所”,身后尊称“高台院”。古代日本曾将从三品以上官员的正妻称为“北政所”,后特指摄政、关白之妻。历史上有名的“北政所”,如平清盛之女、三条西实隆之女等,但自从宁宁出现后,人们再提起“北政所”,通常就只意味着这一位女性。由此看见,这是一位足以颠覆日本历史的关键性人物。

舒缓悠长的石阶,将散逸在东山脚下的游客引入这座历史悠久的寺院。春之樱雪,夏之苔庭,秋之枫趣,冬之雪韵,占据葱郁山麓,坐拥几尺碧潭,高低起伏,回还叠嶂,这里是四时皆备美景的绝境佳处。

本堂前,碎石铺就的枯山水庭园,除一株苍劲老樱之外,别无他物。空旷之余,给人一种四大皆空的释然。而每年樱花季时,夜幕四合之后,在声光电合力作用下,几段枯木与一地沙砾,又将这里这里变幻成神龙出水、樱花漫舞的梵天仙境,引人思绪翩跹。

难以想象,在女人是政治棋子的战国时代,高台寺的主人公——宁宁和丰臣秀吉是恋爱结婚的。彼时,她是家境尚可的武将之女,而他,是不配有姓氏的最下级武士——足轻之子。十四岁的她,以“野合”的决绝,不顾母亲反对,嫁给了二十五岁,依然无足轻重的“大龄无为男青年”。她没有嫌弃他家徒四壁,当掉一头青丝,换些酒菜,只为夫君招待客人时不至太丢面子。她目光卓绝,无米下炊时收到主公赏赐的茶枣,不仅不怨,反而赞不绝口。而他,在她的扶携之下,一路发迹,渐渐得势。

当世多少人,赞她是女中丈夫;后世多少人,认为若没有她,定不会有后来手握天下的丰臣秀吉。前田利家等一干脑袋困在腰上的勇猛武将信赖她,在她身边长大的“贱岳七本枪”等年轻武将依赖她,将丰臣秀赖赶尽杀绝的“老乌龟”德川家康敬重她,就连人人惧怕的“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也欣赏她。

因为丰臣秀吉的好色,宁宁忍不住写信跟老公的“上司”织田信长抱怨。织田信长回复了一封言辞恳切、文辞谦和的长信。他在信中毫不吝啬的夸赞宁宁姣好的容貌,超凡的气度,痛斥丰臣秀吉这个“秃老鼠”根本配不上她。

得势后的丰臣秀吉,姬妾成群,除了茶茶外无一人却能为他诞下子嗣。明着,暗着,质疑茶茶腹中胎儿血统的声音不绝于耳。宁宁毫不怀疑,一心一意,只想保全丰臣秀吉的血脉。人们说,她待丰臣秀赖极为用心,甚至超过了他的亲生母亲。

丰臣秀吉的好色,在历史上是出了名的。尽管如此,对于结发妻子宁宁,丰臣秀吉还是给予足够的尊重,即使在为他生下唯一继承人的宠妾茶茶面前,也是如此。后人在惋惜茶茶在丰臣秀吉死后,将他打下的江山付之一炬时,往往会产生这样的假设:如果,宁宁与丰臣秀吉能有一个儿子,就算丰臣秀吉早死,在宁宁的悉心辅佐下,天下还是姓丰臣的,哪里有“老乌龟”德川家康什么事儿!

可惜,历史不能假设。1598年,丰臣秀吉病死,他唯一的儿子、年仅5岁的丰臣秀赖继承家督。茶茶,也就顺势“挟天子以令诸侯”,坐镇大阪城。宁宁,因为有着“关白”正妻的身份,也只好随茶茶与丰臣秀赖一起,住在大阪城。

不夸张的说,陪着丰臣秀吉南征北战夺取天下,及至野心膨胀出兵朝鲜的诸位猛将大员中,有一大部分与宁宁关系密切。他们或是与丰臣秀吉一起长大,深受宁宁照拂,或是出身尾张,以养子或近似养子的身份在宁宁身边长大。这批武将,对于丰臣秀吉,不可谓不忠心。然而,丰臣秀吉死后,新一代年轻武将崛起,他们纷纷投靠丰臣秀赖和茶茶,谋一个出人头地的捷径,可惜缺乏实战经验,日后被德川家康的东军打个落花流水,就绝非宁宁所能决定的了。

大权在握的茶茶越来越跋扈,住在大阪城西之丸的宁宁束手束脚,干脆搬到京都高台院(今天仙洞御所一带)。“高台院”的名号,也是从此而来的。1605年,为了供养死去的母亲和丰臣秀吉,宁宁发愿在东山山麓建一座寺院。稳坐天下的德川家康大手一挥,用充足的财力成全了她的心愿。在德川家康的支持下,一处占地弘阔,环廊往复的建筑群拔地而起。庭园,出自江户初年造园名家小堀远洲之手。这座气度不凡的寺院,就是眼前的高台寺。

京都寺院纷繁,其中的不少,收纳着历史名人的遗骨、遗发。而高台寺灵屋所藏遗骨正是宁宁的。这位历经波澜壮阔人生、阅尽纷繁诡谲人心的时代巨人,却也是一位无奈皈依、孤寂相伴的普通女人。

代表桃山艺术高度的莳绘,是高台寺灵屋最为世人称颂的瑰宝。因其艺术表现力之高,独成一派,名曰“高台寺莳绘”。制作时,需在木料之上层层铺饰黑漆,待漆尚未完全干透前,铺洒金粉,涂上清漆,经过数次抛光打磨,再以针描、描割、付描等手法装饰出图案纹饰,工艺精湛、程序繁琐。樱花散落水面,三三两两,伴在“野渡无人舟自横”的竹筏两侧,是灵屋内最常见的莳绘图样。意喻着人生无常,水流花落,一切皆为变数。灵屋内供奉宁宁尼姑装扮的塑像,据说塑像之下,就是她的遗骨。

再回大阪城,已是德川家康围攻大阪之前的危机时刻。隐居京都多年的宁宁特意前往大阪,劝说茶茶与丰臣秀赖审时度势,臣服与德川家康,受着一块领地保全性命,却被茶茶拒绝。大阪城破,丰臣秀赖满门被诛。丰臣秀赖的妻子、德川家康的孙女千姬一起,竭尽全力保全下丰臣秀赖的幼女,代价是出家为尼。后来,丰国神社被拆,千姬被迫再嫁,连最后一个有资格有能力祭奠丰臣家的人,都没了。宁宁不顾德川家康的脸色,坚持在妙心寺举办法事,为丰臣秀赖以及一众死于大阪之战的旧军将领超度。

茶茶,分明是带给宁宁最大痛苦的人。丰臣秀赖,丰臣秀吉老年得来的孩子,也是他唯一存活下来的子嗣,本该是青灯古佛相伴终生的宁宁心头拔不去的刺啊。在战国乱世的背景下,时代不会给一个女人多少空间,但宁宁凭一介女流之力,为自己的尊严、为保全夫婿的血脉、灵魂,做出了最大的抵抗。

春秋两季夜游高台寺(夏季亦有短暂的夜间特别开放),已是今日京都独具韵味的一景。地灯,隔三差五次第散落在台所坂上,藏在枝桠里的射灯,将春樱润出绚烂而迷离的梦境,将枫叶浸出浓烈而鲜艳的血色。本堂前那一池碧波,映照远远天边疏淡的几缕云朵,世间喧嚣统统抛诸身后。

究竟是谁,想到了开放高台寺的夜景,简直绝妙!于我之浅见,这幽暗又绚丽的夜景,跟这间寺院主人的生命轨迹,竟然是那般契合。纵然,贵为独一无二的“北政所”,纵然,为众人敬仰拥簇,在浓墨重彩的历史渲染背后,她的一生,仍不免是孤寂的,无言的。

寺外广场上,纪念品店里,寻两盒“山田松香木店”的线香,店主随手抓了几颗糖果送与我。定睛一瞧,红男绿女,稚拙可爱。粉紫色的那颗,正中间印着宁宁的头像,孔雀绿的那颗,不是丰臣秀吉是谁。想来,历经坎坷却又愈来愈远的两个人,如今却能以这样的方式相依相伴,却也有趣。

身为女性,宁宁勇于突破藩篱,追求自由恋爱;为人妻子,她对夫君矢志不渝、无比忠诚;作为名义上的母亲,她尽最后一份力气,维护丰臣一支的血脉。她以长寿之躯长眠于东山之麓,静静俯瞰千年古都尘来尘往,这是一位巾帼英雄,也是一位无冕之王。剥开糖果,将“宁宁”与“丰臣秀吉”一股脑儿的全吞进肚子,就让老夫的肚腩化解他们的恩怨牵绊吧。■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