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
 
 
 
  打印 关闭窗口
【随笔】攀登富士山预祝中国奥运健儿勇闯佳绩
作者:《日本华侨报》特约记者 叶晓光  来源:日本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7/23/2021 10:00:19 AM
 

“提到空谷,有人想到的是悬崖,有人想到的是栈道桥梁。根据这句话,写一篇议论文或记叙文,题目自拟,不少于800字。”回想起2014年6月7日,作为高考生的记者坐在高考考场里,望着言简意赅的文字,思绪万千。整合脑海中素材后,浮现李白“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的诗句,由空谷联想顶峰,拟下“扶摇直上到顶峰”的题目,以人生即使经历空谷也要乐观为主题,完成本次写作。最终在语文基础知识错了7分选择题的情况下,取得124分的成绩。阅读理解能力不如作文的我,不难推测本作取得60分以上的分数。

2021年7月16日凌晨,踏上日本最高峰,富士山的剑峰,将青春时期热血的文字化为当下朴素的行动,我想用与当初自己高考作文相同的题目,续写攀登感想。

在富士山顶看日出一直是留学生涯的目标之一。曾在飞机上隔着云雾缭绕,俯瞰山体圆锥形的丰腴形态,在高楼里远看华灯璀璨折射下的清奇英姿,也在河口湖近看感受“白扇倒悬东海天”的秀美,却迟迟没有登顶。因此今年5月得知富士山将重新开放后,便着手准备。这是我在日本首次组织活动,为保证健康的身体状态,接连到奥多摩、日光白根山、高尾山等地进行拉练。完成咨询经验、招募同伴、购置装备、预订旅馆交通等要项后,7月15日的朝阳如期而至。

早上9时在新宿与同伴会合,乘大巴前往五合目。车上,登顶11次的导游告知,攀登富士山需消耗大概5000卡路里,约为40个饭团的能量,建议乘客准备充足补给。根据他的经验,7月16日,太阳将在4时36分照常升起,在未完全出梅的此刻,无疑为我们注入强心剂。10时30分抵达海拔2305米的五合目,对自己而言已是高原地区,为防范高原反应,加之此刻细雨潺潺,计划稍作整顿。休息站内看到一位老人的雕像,文字介绍他以105岁高龄成为最年长的登顶者。百岁老翁仍为目标而壮心不已,尚且年轻的我们更不可在困境前退缩。从五合目的邮局得知,今年山顶邮局暂不开放,无法从最高处寄出明信片,留下些许遗憾。在充分休息并购置氧气瓶后,12时50分,向管理人员支付登山费,走进山路。

古往今来,文人墨客用笔描绘眼中富士山的奇美景色。日本著名文学家太宰治曾在《富岳百景》留下“与3776米高的恢宏富士山面面相对,虽然不起眼却自顾自摆动着,怎么形容呢,就好像是金刚力草,这样勇敢站立着月见草真好。”和“富士山和月见草最为相宜,可是,这庸碌的凡人,眼底只看得到樱花和雪山。要等到尝尽艰辛后,才懂得月见草的不俗。”等名句。巧合的是,我对应的生日花正是月见草,不羁的心的花语勉励我征服这激荡的旅程。

砂石、泥沙、火山熔岩、石阶等共同组成富士山崎岖的道路,合适的登山鞋与登山杖,减轻了攀登的难度。沿泥泞道路没走多久,雨又再次淅沥,只得停下清理被雾气濡湿的眼镜。进入吉田路线后,道路变得蜿蜒,总觉走过很长一段路,实际未爬升几米。与同伴商讨抵达六合目后再进行长时间休息,却迟迟看不到招牌,感觉道路望不到尽头,焦虑开始滋生。行军两小时后,抵达旅馆花小屋前,与一旁的老爷爷打招呼。他说这里已是七合目,看来我们在不知不觉间早已错过六合目。亲切交谈后得知,老爷爷一大早和儿子从横滨开车过来,也是首次攀登富士山。曾在大连生活过的他用中文祝福我们一行人,我们告别他并确认位置后,心态从以为落后配速的担忧转为实际进度超前的宽慰,继续向八合目进军。

16时30分,抵达住宿地,3100米处的太子馆。在吉田路线上14间山小屋中,之所以选择太子馆,除位置、价格、防疫条件因素外,其名字的象征意义深深吸引了我。传说飞鸟时期的政治家圣德太子25岁时得到一匹宝马,为试验这匹马的耐力,骑着前往富士山,留下“吾骑此马,腾云凌雾。直到富士岳上,转至信浓,飞如雷电”的故事,因此得名太子馆,我也恰好在25岁时伫立此地。此外,旅馆的标志概念来源于日本人心里最吉利的三个意象:谐音“无事(buji)”的富士(fuji)、“高(taka)”的老鹰(taka)、“成功(nasu)”的茄子(nasu)。若在梦中遇见这三个象征,将寓意一年的诸事顺遂。诸多积极因素不断叠加,登顶的希望也逐渐燃起。

早早听闻山小屋的晚餐是“最朴素而最美味”的咖喱饭,是因为过量的消耗导致饥不择食,而咖喱饭也的确只有咖喱与米饭。实际上,晚餐还增加包括烤鱼在内的配菜,在资源短缺的山上,应当感到知足。19时进入隔间,装上睡袋准备休息。受到噪声影响,及兴奋与紧张交织,并不能充分休息。16日凌晨1时照计划起床,简单食用亦可称作夜宵的早餐,离开旅馆,力求4时36分前抵达山顶。

夏夜的富士山半山腰,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度。即使夏日白天的山顶,也只有6度。经历将近40度的日较差警醒我加强对严寒的防护。尽管身着冲锋衣,没带毛衣仍感到刺骨的寒凉,便将几件吸汗的短袖套在身上,打开头灯后行进。七、八合目多为岩石路,一不留神就可能碰得头破血流。2时20分抵达白云庄前,见到三位欧美的攀登者,交谈后得知,他们是旅居青森的美国人,为响应奥运召开,趁此机会来登山。稍微适应夜爬后,相约在日出之处相会,继续照节奏前行。

如果说完成东京马拉松的不可控因素在于能否中签以开启征程,完美的富士山攀登旅途里,最需要祈愿的就是最后一步,在日出时刻看见御来光了。《富士山下》经典歌词:“谁能凭爱意将富士山私有”是余音绕梁的韵律。奇妙的是,自1606年德川家康将富士山赠送于浅间大社以来,除明治时期政府曾短暂收回,就一直是私人土地。加快脚步后,4时左右,天已蒙蒙亮,经过九合目浅间神社的鸟居,木桩上插满登山者祈祷用的一日元硬币。也许这样的祈愿,能够得到山神爱意的感应吧。胜利的曙光浮现眼前,4时33分抵达刻有“奉献”的一对石狮子处,拾级而上便是山顶。整理好摄影装备,在4时36分准时看到日出御来光。顾不上寒冷与疲倦,记录下耀眼的光辉,整合后与亲朋分享。相传不一定是亲历者,被分享且回应的人也能得到神圣的祝福与眷顾。

从理论上来说,走到这一步,可谓完成合格的富士山攀登经历。然而若未抵达真正的3776米处,总觉意犹未尽。在休息处调整恢复体温后,决定不吝惜多余的耐力,绕着火山口,走向最高峰的剑峰。爬上一段陡坡,6时15分登顶,取出背包里的国旗,与友人合影留念。这面国旗是17年3月参加首尔马拉松时,终点蚕室体育场前的观众送给我的,我披着它跑完最后一公里。此后便决定在海外参加意义深刻的体育活动时带上,抵达终点前展示。自19年3月东京马拉松以来,再次使用珍视的国旗。

以前只知富士山是日本第一高峰,未精确记忆具体高度。直到参加河口湖旅行时,听导游讲解得知其与1937年7月7日的关联,让我记住这个数字。因此,这次在山顶展示国旗增加了更强烈的使命感。犹记上次进入电影院,是19年国庆期间观看《攀登者》,里面有经典桥段:中国登山队由于攀登上珠峰却未留下影像资料,遭到国际登山界的质疑。政委告诉他们:“不管是我们今天的胜利,还是明天的强大,不需要所有人的承认”回击了质疑,才有后来登山队的再次登顶。在攀登者的身上,我感受到他们的每一个脚步,都走出坚毅的信仰。

下山道多是蜿蜒的砂石路,为保护膝盖,采取蛇形走法,于10时30分,在全程未发生高原反应和伤病的状态下抵达五合目。不久乘上回东京的大巴,圆满完成富士山攀登体验。

2013年,富士山作为日本“信仰的对象与艺术的源泉”当选世界文化遗产。同年,日本音乐界推出至今仍被誉为神曲的《我也曾想一了百了》,感动亿万处于低谷的人。其中歌词最后一句:“因为有像你一样的人存在,我开始稍稍期待这个世界”给予正在读高三的我极大鼓舞。激励化为考场上,18岁之前最满意的一篇文章。如今的人生旅程里,依然经历落入与爬出低谷的轮回,顶峰自然是在望不见的前方。但我相信,低头是因为在走上坡路,主动拥抱光明,永葆热忱,接受和回馈自然与他人的关爱跟祝福的我们,都能沐浴初升的御来光,向未来更高出进发。

谨以此文致敬所有伟大的攀登者,并预祝中国奥运健儿取得佳绩!■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