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身亡!日本社会如何看待他?
作者:洋美  来源:日本华侨报  发布时间:7/9/2022 10:30:34 AM
 

7月8日下午,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中弹身亡。

日本连续执政最长的首相,落幕了他的政治生涯。

想想他为日本奔波了8个年头,上台时还是个相当帅气的俊男,辞职时他却变成为了一个长满皱纹,白发双鬓的老人。内乱外虚的日本,在安倍上台之前,几乎每年都要换一届首相,那已是日本国民熟悉的一道政治风景了。国际社会中的日本,那特殊的暧昧主义的文化,让日本在近30年的成长过程中,和日本经济一样,属于迷茫不定状态。

无论怎样的评论,总之,安倍的工作态度得到日本人的认可。安倍经济学,是让日本的金融市场又火了一阵,身价自然也翻了一倍。公民的工资多多少少有些增加。特别不善于明确表达,自我主张的日本人,在国际社会上,也由此站稳了相当的位置,甚至在拍照时,也能被特朗普特意招唤到了身边。

 

01玻璃心为你心痛,中日关系因你才走出了低谷

安倍曾是小泉纯一郎内阁中的一员,经小泉的推荐,而入围了首相竞选的最后冲刺中。但也因维护小泉纯一郎的言论,遭到过亚洲各国的不满。有段时间的中日关系,不能说是圆满的时期。

安倍周旋在前首相小泉,与亚洲邻居间的复杂关系中,他鞠躬尽瘁竭尽了自己的努力。在2017年,中国召开的一带一路峰会时,很多国家拒绝参加,但他却让自民党干事长,率团出席了中国举办的会议。2019年中国的春节和国庆,他曾两次亲自录视频,表达日本政府对邻国的祝贺。这一点一滴的努力,让中日间的民间交流,又走向了正常化。

神户的中日友好协会-新海外同友会的纯子理事,是我见过最热心的人,也是从事中日友好活动多年的实践者。

我们叫她玻璃心,是因为她的善良,总是让她为这个世界心痛。看到安倍身亡的消息,她也是最为痛心的,因为在中日关系,冷冷热热的风风雨雨中,她是最有体会的,安倍在位的8年中,为恢复中日关系都做了什么?

她如实而又公正地对前首相安倍谈了自己的看法。

“一些只知道表面事物的人,对安倍有些错误的印象。那是不公允的……” 纯子理事说的很认真,因为她的生活里,每天都会面对中日关系,无论是事态紧张的岁月,还是同喜同乐的日子里。她有足够的生活阅历,告诉我这个浅薄的经历的人。

“疫情初期,安倍在位时,日本最先给中国送去了防护品。让众多国人流下了感动的热泪。那段时间我们的活动中,多少日本友人也表达着爱心,伸出了友谊的双手。不能否定一个事实,因为有日本首相的明确态度,日本的民间才会如此的配合。”

“即便在参拜靖国神社,这个敏感的政治问题上,安倍也在调整着日程,没敢在任期间亲自踏进社内。只可惜,知道的人知道,不知道的人永远不想去知道。然而,也是这个安倍,在新冠病毒疫情刚爆发的时候,他就带头捐了自己的工资,在他的带动下,日本人民也纷纷给武汉捐钱捐物的。”

“所以今天看了安倍的新闻,我的心真的很痛。” 纯子理事无奈地说着。“安倍是一位温文尔雅又谦和的人。作为一个大国领导人,安倍也是一个有趣、有温度的领导人。”

她情绪激动地说着,我想她的心也一定是很痛的。

因为因为我们都知道知道,一个好的政治家,不是靠他说了多少愿望,而是看他做了多少。他的行为的确是深深地感动了我们每一个人。

 

02能干又有效率,社会为你的离开而哀叹

安倍内阁财政经济大臣甘利明曾感慨过:

“安倍的责任感太强了,他连稍微休息一会儿,都会觉得有罪恶感。”

不了解的人,一定认为大臣是在奉承,在作秀。

但我是深信不疑的。他的话,让我联想起日本著名重工公司,久山理事先生的故事。

多年前曾记得,他和安倍总理一起去过国外。但当时并没有任何新闻报道,首相安倍的行踪。那时我才明白,原来并不是日本新闻的主角,日本的媒体,并不关心一国之首,每天在为国民,奔波在世界的什么角落,为哪家大公司促销着一年的订单,服务着几十万员工的年薪……

大国民小首相的日本,认为无论公职大小,必须其职各行。这种各尽其力的常识,更无需歌功颂德。这件事,也曾经颠覆了我的认知。

在我敬重的同时,还是忍不住再次联络了忙碌的久山理事,想了解一下日本人对前首相安倍的印象。为人和善的久山理事,在忙碌中接受了我的采访。

当我问到,几年前他与安倍首相工作时的印象时。

本来只有十五分钟采访的安排,竟然在无意识中扩充到了一个小时。

久山理事先是给我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前首相安倍的简历。

“安倍前首相出生在政治世家,安倍的祖父安倍宽是众议院议员、外祖父岸信介是总理大臣、父亲安倍晋太郎是自民党的干事长。都曾任日本首相或外相。佐藤荣作总理大臣也是一个家系的。成长在这样一个家庭的成员,幼时就接触了许多政治。也明了战后日本,在美国的巨影下,如何忍耐和摸索着去发展的历史。更了解日本政治的弱点和弊病。”一向语调低淡的久山理事,停了停话语,郑重地开始了关键的下文。

“所以安倍前首相,一直在为提高日本的国际社会地位而行动着。但一个资源小国,经济也由世界顶峰沦落而下。日本经济长期停滞,没有资源开发,邻国又面临领土和战争后遗症的诸多问题,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所以安倍之前的众多首相,尽量回避这些难题。说些含糊又含糊的发言,或者喊些空而无意义的大口号。让日本即失去了经济,也消失了国际社会的席位。”

“如果你要问我,对安倍前首相的印象。在工作态度和效率上,是我接触的首相中印象最佳的一位。无论是在经济合作上,还是国际贸易谈判上,安培前首相不同于其他首相的最大点是,理解自己存在的意义,自己需要工作的内容,并进行良好的消耗和实现效果。这个年轻人,知道怎么做,并亲自动手做……”

久山理事与众多日本首相工作过,他的言外之意,安倍他不会像一些官僚那样,出来视察一下,到民间亮亮相,说一些豪言壮语。然后朝向电台的镜头挥一挥手,咧嘴一笑地注意刷一下,自我的存在感。安排一帮人热烈鼓掌,说一些感激涕零的话。然后再安排如何,继续当首相!……

采访过后,我说非常抱歉,耽误了您这么多的时间,感谢您这详细的介绍了,我之前所不知道的安倍前首相的诸多方面。

久山理事大度地说“我知道一些中国人不喜欢他,但他并不是那么不喜欢中国的。希望能通过你的文章,减少一些误会,增近一些友谊。”

 

03 今天我很惊愕,什么都做不下去。

研究中日文化的寺川老师,是我多年的恩师,伴随我在日本社会的甜甜苦苦中的每个故事。

寺川老师的生活态度,是我见过的日本人当中,最中立的,从不偏左或亲右。

我去老师家拜访,已近八十的恩师,还是热情地接待了我。

每次见到老师时,他都会叮嘱我们,要努力地去写,要顽强地去写。这是真的,尽管高龄的他,还在天天坚持着写作呢。

只是我来的这天,也正好是前首相安倍走的这一天。从恩师悲凉的目光,望着刚刚开始的夏日天空说到:“今天真的什么都写不下去了,不安可能就是这种感觉。我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在日本发生。在被称为文明发展社会的日本发生。今天一天,我内心都很不平静。几乎没心思做其他事情……

望着恩师院子里,夏日晴空下,自由自在爬滚的青虫,翩翩起舞的蝴蝶,和叫得那样动听的小鸟。我心想,这个世界容得下小小的蚊虫,为什么对这样踏踏实实干活的人,却容不下来呢?!

7月8日,日本在惊愕中,世界也在惊愕中……

作者简介

洋美,女,70年代末,出生在中国。90年代初来到日本,现定居在东京。日本华文作家协会会员。日本女作家协会会员。

《阳光导报》专栏作者,《小说林》、《人民作家》、《香港文学》特约作者。曾有长篇小说《我有两个母国》出版,以及多篇日语,汉语的散文和游记,在中、日杂志上发表。

2020年《打卡的日本人》获文狐网全球华文文学三等奖。

2021年《命日》获第三届日本华文文学大奖赛优秀散文奖。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