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侨报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日本战后究竟抓了多少战犯嫌疑人
作者:萨苏  来源:日本华侨报  发布时间:7/28/2022 1:21:41 PM
 

世间有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比如,某韩国记者曾称日本首相佐藤荣作可能是朝鲜人。而这一论断并没有出生证或者见证人之类的证据,而是该记者在佐藤荣作的葬礼上看到其遗体而得出的结论。这显然是无厘头的操作,毕竟记者又不是法医。


佐藤荣作与岸信介,两兄弟都曾经担任过日本首相

如果这个结论真的被重视,还会引起一个巨大的问题。假如佐藤荣作被怀疑不是日本人,那么他的哥哥岸信介只怕血统也会受到怀疑。如果真是这样,岸信介可能会成为战后在日本被捕的甲级战犯嫌疑人中唯一的朝鲜人。

最可能成为日本甲级战犯嫌疑人的朝鲜人,是李垠。在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中,朝鲜可谓深受其害,特别是所谓“日韩合并”后,日本官宪勒令朝鲜人改为日本姓,堪称绝大侮辱。所以日占朝鲜反抗接连不断,日本战败时很多朝鲜人第一时间便是去砸掉门口刻着日本姓氏的标牌。然而,其中也不乏加入侵略阵营的另类,比如朝鲜末代皇太子李垠,便曾担任过日本陆军第一旅团的团长,授陆军中将衔,还曾经参加过决定侵略战争的御前会议,符合甲级战犯嫌疑人标准。李垠对日本的态度绝不是“敌营十八年”卧薪尝胆,而是有其自然的逻辑。李垠是伊藤博文刻意带在身边长大的,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日化的,他怎么可能卧薪尝胆呢?

由于深度参与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李垠的确可能被当成战犯嫌疑人,但因为他的特殊身份,最终此事不了了之。

假如岸信介有朝鲜血统,闹不好他会成为被逮捕的战犯嫌疑人中唯一的朝鲜人,当然,这肯定是无稽之谈。

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网上有人称岸信介是“甲级战犯”,实际上他是“甲级战犯嫌疑人”。为何要强调这一点呢?因为这涉及到战后的战犯审判到底多大程度上完成了对日本侵略战争的清算。这甚至涉及到为什么会出了南京某寺庙供奉战犯牌位的问题。

在二战后的东京大审判过程中,到底出现了多少“甲级战犯”呢?7个?28个?118个?还是154个?

这几个数字各有来历。东京大审判中,被绞死的日本甲级战犯共七名,包括东条英机。被判有罪的日本甲级战犯共28名,包括佐藤贤了。被逮捕的甲级战犯嫌疑人共118名,包括岸信介。至于145名,是甲级战犯相关逮捕的总数,包括了甲级战犯嫌疑人和曾经担任过日本首相的人等。

其实,作为甲级战犯嫌疑人被逮捕的,都有判罪依据,大多本应受到审判,只是以美国为首的占领军为了建立“反共防波堤”,淡化了对日本战争罪行的惩戒,结果大多被释放。对此,中国参加审判的向哲浚等司法人员都曾表示强烈不满,但受制于国力无可奈何。

真正令笔者感到悲哀的其实不是那个时代的历史,而是今天。尽管豪言马踏东京,愤恨去砸日本车的中国网友不计其数,但是118减去28等于90,这90个没有受审的甲级战犯嫌疑人,有多少人知道他们都是谁?

不幸的是,在常用的简体中文搜索引擎检索,根本查不到这118名甲级战犯嫌疑人的名单。其实,他们包括了下村定,鲇川义介,池田成彬等一系列重要人物,正是他们构成了日本侵略战争时期的政权主体。但,这个名单找不到,似乎根本没人注意。

真的不忘国耻,就应该不忘这118个名字。难怪吴啊萍供奉战犯牌位的时候,南京的僧人竟然不知道那些人曾经在这个城市犯下的罪恶。

口头的不忘国耻谁都可以做到,做到实处,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或许,真正的不忘国耻,至少应该能够让我们的后代找到这个名单吧。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